Dolores

神精病保护协会吉祥物


防一下剧透
















全片最伤心的两处。
一是老吕接受清创,熟练地咬住毛巾、扶床侧身,护士揭开他的衣被露出他身上的烂肉。镜头慢慢退出病房,床帘和门阻断视线,他的妻子呆坐在走廊,双肩耷拉、两眼放空,显然对丈夫的惨叫声已经麻木。
二是浩子想回家了,他剪掉一头杂草般的黄毛,如剪去飘蓬般的一段人生。他甩脱警察后,不由得得意一笑,终于露出些许青年人的朝气,这竟成为他最后的朝气。浩子没有死于疾病,他死在生活的齿隙里。

还有一段,张院士的骗术被揭穿,闹剧背景中的那些病人从救命药廉价出售的喜悦一下子跌到得知受骗的惊诧,他们该有多绝望。

看到程勇散尽财产进药给病人们,想起《辛德勒的名单》,两件同样伟大的事。




皮衣周一围太帅了,坐在末排偷偷拍一张。开头想看他揍姐夫、后面想看姐夫揍他。可双方都被同一波人拉住,既没见到曹警官揍人,也没见到曹警官被揍( ・᷄ὢ・᷅ )



赞美剧组,赞美白哥,赞美居老师,他们真好看啊( ´╥ω╥`)

站在椅子上一脚滑空,摔地上前顺便袭击书桌茶几和风扇,半边身体失去知觉。现练左手耍手机大法。

试一下指绘,太难了。手指它有自己的想法,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ω;`)

四十九日


七.
第四十一日,少女A从少女Z房间外的阳台搬到屋里的地铺。
清晨少女Z听到歌声,“家山呀北望,泪呀泪沾襟……”
她睁开左眼,少女A拿腔捏调:“小妹妹想郎直到今,郎呀患难之交恩爱深。”

第四十三日,少女Z考试。少女A蹲在课桌边,拿手点一点题号:“这题超纲了,选B。”
……
“你不要不听我的,真的是B!”

第四十五日,Z的家人去看枫叶。少女A从中午开始兴奋,她挤在车后座摇头晃脑,并试图阻挠少女Z补觉。
车还没有开到山顶,少女A却歪着脖子睡着了。
少女Z没有去露营。她把肩膀靠到少女A旁边,等对方自己将头枕上来。
少女Z用手机搜丹道之术,但山上信号太差,她什么也没找到。

第四十六日,少女A没有力气再站起来。少女Z骑了一辆自行车,放学她将A架在车篮里带回家。

第四十八日,少女Z在电话中请好病假,坐到洒满了资料稿件的地板上。电脑屏幕幽幽泛光,少女A把脸转到声音的方向,张了张口,又陷入昏睡。

第四十九日,少女A闭着眼睛向上伸长双手,等半分钟后少女Z将她抱进臂弯。黄昏时分,少女A眯着眼,冲少女Z促狭地笑了一下,又捏捏她垂下的长发。
太阳沉入林中,树影探进房闻。少女Z放在少女A身上的手缓缓下陷、落到自己的腿上。

少女Z环住膝盖蜷缩起来,头埋在湿答答的臂怀中。

八.
第五十日的凌晨,窗户开着一条小缝,风轻轻卷起窗纱。少女Z捂住右眼,透过玻璃,看见满天如昼的星光。

-END-

四十九日


五.

少女Z连问三遍,少女A答了两次就不说话了,光瞅着她笑。

“哼哼哼嘿嘿嘿嘿嘿……”

少女Z揪着A的痒痒肉,将其拖回那个角落。

自此,少女A有了新的方针——走哪跟哪、纠缠不休。


少女Z来学校,上课铃后看到老师后面跟着个人。此人大摇大摆走进教室、爬上讲台,眼冒精光地盯着她。


少女Z打车在郊区狂奔。

—“你追我干什么!!”

—“你干什么不让我追?!”

—“不许追了!!”

—“我不!”

司机与后视镜面面相觑。


少女Z回家冲进房间,锁紧门窗,少女A扒在窗户边露出半颗脑袋。睡觉时一翻身,看见对方一半的身体卡在玻璃上,咧开嘴对她笑嘻嘻。

楼下的路灯年久失修,惨淡的黄光明明灭灭。少女A的脸背着光,好生可怕。

……人心不古,少女Z瘫着脸,这家伙好深的心机。

六.
少女Z沉着冷静,已经可以面不改色地直视讲台。
然而今天,半路上一直跟在身后、此时应该在讲台上翻滚的少女A却不知去向。

少女Z下课后在教学楼底下的花坛里找到不省人事的少女A。她请了半天假, 把A夹在胳膊下提回家。谁知道鬼生病了该怎么办,少女Z尽人事,弄了块湿毛巾搭在对方额头上。

夜里,少女A 醒来,将头上的毛巾摘下来叠好,自己趴到Z身边。
少女Z说:“就算我相信你说的话,可你生前是……”
“转世后你也不再是你,完全可以不理这些事,好好过这十八年不是吗。”
“你为什么这么执着呢?”

少女A乐道:“你终于信我啦?”
“我的意志的确只有一次,但灵魂却要经历无数次的洗炼和重生。仅仅因为我的失误,就让这个灵魂以后的每一次新生都不得善果。”
“我必须负责。”

“时间不多了……”少女A闭闭眼,又睡了过去。




四十九日


三.
少女A可以一眼认出自己的转世,但转世看不见她。即使A千辛万苦找到转世之人、让其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对方也只会害怕,更遑说相信与接纳。四十九日一过,A又只得眼睁睁看着对方在某日横死,再去寻找下一世。

少女A迷迷瞪瞪被人搓醒,竟看到自 己的转世正捏着自己的腮帮子。
……竟有这等好事。

少女A情绪激动、一把抓住对方,急切地说了好多话。尽管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困惑怀疑和惊恐,但她又有了希望。

四.
少女Z从小左眼失明、求医无果,却从未放弃要找出原因和办法。

少女Z捡回自己能用左眼看见的少女A,听对方叽叽喳喳说了一车的胡话,又耐着性子等她冷静下来,词问她是否了解关于自己左眼的事情。

少女A向少女Z解释:“补全了你残缺的灵魂,你的左眼自然可以痊愈。”
少女Z:“怎样补全?”
少女A:“简单。我们四十九天形影不离,你信任我,再合个体就成。”
少女Z:……

世风日下,少女Z想,做鬼的也骗人了。



四十九日


冷酷女子高中生与纠缠不休神精病鬼魂的四十九日梦游
【只是脑洞、不成章也不成文、记着玩的】

一.

少女A坠楼,灵魂摔得四分五裂,转世时没来得及聚齐,留下一小缕魂魄带着A的意志游荡在世间。


不完整的灵魂转世后会带有缺陷,或先天残疾或不得善终。A必须找到自己的转世,回归到灵魂中,否则残缺的灵魂每一世都得不到幸福,A也将在岁月的消磨中逐渐消失。

少女A在18岁生日这天自杀,因此在人间只有十八年的时间。灵魂的回归需要转世之人意识到A的存在、相信她、接受她,并且在相遇后的四十九日内形影不离。过去的十七年A尝试过的各种方法都以失败告终,此时的A已经十分虚弱、疲惫,几乎要放弃。

二.

少女Z从小左眼失明,多年来一直无从医治。那只眼睛看上去与常人无异,Z也自小习惯了用独眼视物,除了家人没有人知道她左眼的不同。

某日少女Z与同学回家的路上,瞥见角落里有个人虚弱地蜷缩着。Z叫住同学,同学看了一眼却问:“哪里有人?”

晚上Z回到那个地方,那人还在。Z皱着眉头想了想,用手捂住左眼,角落里空无一人。再捂右眼,她自小不能视物的左眼中,清晰地印出了那人的身影。

这人晕晕乎乎、又实在体虚,扯住她的胳膊,她竟轻飘飘趴下来。就算是什么鬼怪也毫无杀伤力。少女Z拎住她的衣领,把她拖回了家。



基友:那个发霉的馒头怎么在冒烟